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哥的博客

通哥祝朋友们心想事成

 
 
 

日志

 
 

揭秘:东北抗联当年为什么出了那么多叛徒  

2016-12-09 16:2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纪念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前夕,缅怀先烈自是我辈后来人的义务,东北抗日联军是一支光荣的队伍,他们在东北沦陷后孤军奋战,忠勇义烈, 是抗战的楷模。但我们翻开史料却会发现,这支英雄的队伍却出概率的叛徒却很高,就连大名鼎鼎的杨靖宇和赵尚志都是因叛徒出卖而牺牲,让国人感到万分的痛苦 愤慨和无语。
   据史料记载,在十四年间,东北抗日联军先后有一百四十多位师级以上指导员在东北黑土地上献出了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 命。这其中包括赵一曼、杨靖宇、赵尚志等观众耳熟能详的英雄,也包括了诸如左子元、兰白线、容义等等这些鲜为人知的抗联战士。但是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很多英雄不是死在抗日的道路上,而是被自己身边信任的战友出卖,被残忍的杀害。
   东北抗日联军简称东北抗联,是中国东北人民抗日武装,东北抗日联军名义上是中共领导的抗日队伍,但由于早期中共在南方被国民军清剿,后期抗日局势危机, 实际上除了中共派遣杨靖宇组建联合抗日武装及地方党部和数次派遣特派员外,延安并无和东北抗联有直接联系和军事指挥,东北抗联在苏联支持下扺抗日本。
   抗联的历史除了“悲壮”两个字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词了,即使是在鼎盛时期,抗联的武装也不过就是三万人,至于抗联斗争和战斗的环境,我想大家也略知一 二,真可以与当年红军的“长征”相比。仅高级指挥官抗联就牺牲了十数位,如杨靖宇、赵尚志、陈汉章等等。
   抗联从一九四二年左右,基本就在东北销声匿迹了, 残部全都转移到了深山老林,再不就是撤到了苏联境内。可以说抗联最终是彻底的失败了。抗战的最后几年在东北几乎没有抗日力量在活动了。1938年以后对于东北抗日联军来说,那可真是困难到了极点。据统计,有些部队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无斤米粒粮。其处境之惨,生活之苦、战斗之残酷,很难用语言进行描述。
   1939年秋,由于日寇的经济封锁和毁灭性“扫荡”,东北抗联损失极大,整个东北抗联部队只剩下二千余人。为保存实力,东北抗联在征得苏联同意后,将部 队撤入苏联境内休整。进入苏联境内的周保中曾派人通知远在南满的杨靖宇,催促其尽快率队北上,到苏联境内休整。然而,由于此前曾多次发生东北抗联的高级将领过境苏联后,被苏联扣押,关进“劳改营”事件,加之当时战事吃紧和风雪阻隔等多种客观原因,杨靖宇一直未同意北上。在主观上,杨靖宇 的思想中也有必须在东北抗战到底的观念。
   在斗争最严峻的日子里,当一些人提议转移到苏联去,他曾说,抗日联军里抗日的队伍,抗日抗日,跑到苏联还叫什么抗 日联军?他不同意过界赴苏。这样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只能“独撑门面”,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部队不得不“化整为零”,分散突围。结果,残酷的斗争环境加之叛徒的出卖,杨靖宇及其身边将士先后牺牲,除金日成、伊俊山、徐哲等少数干部率部突围外,大部分战士牺牲或被俘。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 苏军主要精力在西线战事,跟攻到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德国“闪电部队”作战,根本无暇顾及东线的中日战事。当时为了安抚日本,苏联和日本还订有互不侵犯的中立 条约。因而,对于东北抗联的过境人员,苏联是不敢公然支持的,怕激怒日本,如果激怒日本,日本从东线进攻,德国从西线进攻,苏联势必两面受敌。所以,苏联 虽然同情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也暗中为中共培养了大批干部,但是,在涉及重大国际关系时,苏联还是要把自己国家利益放在首位。断不会为了东北抗联去得罪日本人。
   当时,苏联对于东北抗联提出的军事援助和帮助联系延安方面的中共中央等事宜,也都给予了拒绝。苏联“共产国际”并不希望东北抗联直接与延安的党中央发生联系,他们更想亲自来掌控东北抗联。因而,对于东北抗联的过境人员,他们都是先扣押起来,待查清缘由后,再设法遣返中国。当年过境的赵尚志、戴鸿滨、祁致中等都遭受了这样的不公正待遇。1938年1月,赵尚志过境请求苏联援助,在约定的一个月期限内未能返回,戴鸿宾就带着500骑兵,于2月从黑龙江萝北县过境苏联寻找赵尚志。不想他们过境后就被苏联军方要求交出武器,军长和士兵分离,战士们被苏军送到火车站,送去新疆被从新疆遣返回国,戴鸿宾被押到伯力和赵尚志、祁致中一起蹲了一年半“笆篱子”(监狱)。
   从新疆回国的战士,被伪装革命的盛世才改编了。其结果是使许多抗联战士,不能返回东北抗日战场作战,客观上削弱了抗联力量饥饿和寒冷使部队官兵不得不越境进入苏联,有的动摇投降,部队大量减员。当年抗联战士吃的是树皮、棉絮和草根。吃树皮得先把老皮刮掉,把那层泛绿的嫩皮一片片削下来,放在嘴里嚼。根本咽不下去,就是勉强吃下去了,肚子里也不好受
   杨靖宇牺牲后,日本侵略者始终无法理解的是:他被围困在冰天雪地里,完全断粮五天五夜,他究竟靠什么生存?为了解开谜团,敌人残忍地将他剖腹查看,发现 他的胃里尽是枯草、树皮和棉絮,竟无一粒粮食!连参与围剿的伪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也不得不承认:“虽为敌人,睹其壮烈亦为之感叹,大大的英雄!”抗联以区区几万人的武装,简陋的装备在条件无比艰苦的东北与日寇奋战了近十余年的时间,最后几乎是全军覆没。
   无论如何,他们都对得起军人二字,都对得起自己身上流淌着的祖宗的鲜血了。抗联在东北的军事斗争,本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务,所以抗联的失败是必然。一直以来,关于杨靖宇为什么没有去苏联休整?抗联部队怎么出了那么多叛徒?困扰着许多研究者,在查阅大量史料的基础上,试着揭开历史的迷雾。杨靖宇将军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总指挥兼政委,然而,由于叛徒的出卖,他最终被害。东北抗联由最初的十万多人,到最困难时的几千人,大量叛徒的出现是一大重要原因。对于杨靖宇抗联部队伤害最大的叛徒事件,是抗联一师师长程斌的叛变。他不仅带走了104人,而且还带领日军“讨伐队”抄了杨靖宇的后路,破坏了杨靖宇的抗联密营,把杨靖宇的抗联部队逼上了绝路。
   其次就是杨靖宇身边的人,在生死攸关的紧急时刻,向敌人供出了杨靖宇的行踪。程斌,原抗联第1军第1师师长,1938年6月,在本溪率所部约115人叛变。程斌是抗联高级干部,掌握着大量内部机密。他投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敌人摧毁抗联的补给生命线——密营。密营是杨靖宇的一个独特创造,是抗联在深山老林的秘密宿营地,储存有粮食、布匹、枪械、药品等赖以生存的物资。程斌将濛江县境内的70多个密营破坏殆尽,使杨靖宇一夜之间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此后,程斌率领的叛军被敌人编为“程斌挺进队”,参加了所有追捕、“围剿”抗联的作战行动。张秀峰,杨靖宇的特卫排长,1940年2月1日,携带机密文件、大小枪支4支,抗联经费9000余元投敌叛变。张秀峰原是孤儿,15岁时被杨将军带到抗联队伍里抚养长大。杨靖宇曾经对他说:“你是孤儿,没有爹妈,我也没有儿女,你就和我儿子一样。”杨靖宇手把手教张秀峰识字写字,还教他唱歌,并亲手赠送给他一个口琴。张秀峰对这把口琴爱不释手,没事就拿出来把玩。在宿营地,一般只有张秀峰一人与杨将军同住,照顾其起居,所以掌握着将军的行踪及活动特点。 
   张秀峰的叛变是致命的,它致使杨靖宇的行踪被暴露,突围路线被封锁。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追赶得更加疯狂。而不停突围的杨靖宇,身边的人越来越少。2月2日,杨靖宇身边只剩下15人。2月10日,只剩下11名战士。2月15日,身边只剩下7名战士的杨靖宇,隐蔽在濛江五斤顶子西北方一个山坳里。可一大早,就被汉奸崔志武带领的警察大队发现。
   指挥“讨伐”行动的伪满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闻讯,立即派程斌、崔胄峰、唐振东、崔志武4支“挺进队”,会同五斤顶子森林队的主力,实施“最后的围 剿”。岸谷怕地面难以奏效,还专门调来飞机,从上往下盯住杨靖宇,向地面上的伪警察部队指示目标。杨靖宇等人边打边撤,至下午3点仍未摆脱掉敌人。
   后来,他们占领了一个小高地,狙击跟得最快的“崔大队”和“程大队”共600来人。“崔大队”的队副日本人伊藤用中文向杨喊话,催其投降。杨靖宇回答:“好吧,投降之前我有话说,你一个人上来!”伊藤信以为真,边说话边向杨靖宇走过来,杨靖宇“啪啪”2枪,伊藤应声倒地。崔胄峰见此情景,怕日本人迁怒于己脑袋难保,就督着四五个伪警察跳起来,叫骂着朝杨靖宇隐蔽的地方扑去,杨将军又是2枪,崔胄峰也被打穿了大腿。
   趁着敌人混乱,杨靖宇率领7个人巧妙突围。夜间,敌人顺着雪地上的脚印再次发现他们,一场激战后,只剩下6人,而且有4人负伤。杨靖宇将军命令负伤的警卫员黄生发带3个伤员向北突围,进密营养伤,自己率2名警卫员继续南下。尽管敌人拼死跟进,甚至在雪地里用划火柴查看血迹的方法寻找踪迹,还是在16日凌晨3时许失掉目标。  
   2月18日,警卫员聂华东、米文范在濛江大东沟附近一炭窑筹粮时被暗探发现,2人在战斗中英勇牺牲。至此,杨靖宇将军已成孤身一人。此时,数度与敌苦战 的他,左手负有枪伤,并患严重感冒,且一直粒米未进。而在此期间,“讨伐队”命令附近一带村民,进山砍柴的人绝对不许携带午饭。
   2月23日,保安村伪牌长(旧时地方基层组织,十户立一牌长)赵廷喜、村民孙长春、辛顺礼、迟德顺4人出村砍柴,下午3时左右,他们在保安村西南约5华里处, 与杨靖宇遭遇。
   据史料记载,杨靖宇主动走出来与4人见面,也没隐瞒抗联身份。交谈中赵廷喜对杨将军说,眼下日本人和过去不一样了,只要你投降,他们就不杀你。杨靖宇拒绝投降,并心平气和地说“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杨靖宇请求他们代购粮食及棉鞋,并答应多给钱。
   4人返回时,在村口突然碰到了日伪特务李正新。赵廷喜怕其他人先报告与杨靖宇会面的事,导致自己全家被杀,因此主动向李正新报告了此事。李正新判断此人就是杨靖宇,马上向日伪“讨 伐队”报告。
   当时,濛江县城内尽管已无大量兵力(大队敌人都在远处四散“讨伐”),但警察队本部的西谷警佐和益子、大网警尉补等仍纠集了19人,乘一辆卡车扑向目标。机枪手张奚若及副射手白万仁、弹药手王佐华就在这支队伍中,他们是拜把兄弟,被称为“铁三角”战斗小组,都是程斌手下的原抗联老兵。张奚若是有名的机枪射手,1935年参加抗联后,跟随杨靖宇和程斌参加过大小上百次战斗。此前,他们在“追剿”杨靖宇的行动中受伤,当时在濛江县城养伤。
   饥饿、疲惫的杨靖宇被发现后,日伪史料中这样描述他:“他无疑比以前更加饥肠辘辘,但是,他却跑得飞快,两只手摆动到头顶上,大步跑去的样子,活像一只鸵鸟在飞奔……”
   交火中,将军厉声喝问:“谁是抗联投降的,滚出来我有话说!”几个叛徒吓得龟缩在一起,不敢吭声。在距濛江县城西南方6公里的三道崴子(490高地), 杨靖宇把身上带的文件点火烧了。敌人原本想活捉杨将军,但杨靖宇双手持枪,且战且退,绝无屈服之意。
   下午4时左右,冬日的阳光已经西斜,西谷怕天色暗下来 后杨靖宇可乘夜幕突围,就下令向他射击。叛徒张奚若等操日式“歪把子”轻机枪瞄准,杨靖宇轰然倒下。西谷、益子等人不敢相信死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杨靖宇,直到程斌、张秀峰等到来才最终确认。
   据伪《协和》杂志记者报道,敌人们“弄清之后,大家围在尸体周围,一时茫然不知所措”,反而“呜呜地 哭了起来”。杨靖宇的遗体被放在打柴村民蔺长贵的小爬犁上运往县城。由于将军体态高大,两只脚一直拖在雪地上。当晚,“讨伐队”在濛江县城饭馆里喝庆功酒。张奚若、白万仁、王佐华坐首席,张奚若向人夸耀说:“杨司令抬起腿刚要跑,我一个点射,齐刷刷都给他点这儿了(指胸口)……”
   话刚落音,张秀峰从隔桌过来,把酒杯往张奚若面前一蹾,骂了句:“混蛋!不得好死!”张秀峰是几分良心发现还是妒忌张奚若现已无法判定,但他的失态传染了“程斌挺进队”人员,庆功宴不欢而散。 
   次日,程斌接到岸谷隆一郎的命令,要将杨靖宇的头颅送抵新京(长春市)。程斌叫张秀峰干,他认为张秀峰头天晚上的失态影响恶劣,有必要令其表明心志。可 是张秀峰不干,说:“这可是人家老张的头功,咱可不敢抢,还是让张奚若自己来吧!”程斌只好让张奚若干。张奚若和白万仁、王佐华是把兄弟,自然都跑不了。 于是,白万仁执铡刀、王佐华抱着头,张奚若抱腿,将杨靖宇的头铡了下来。
   而赵尚志将军之死,则更为惨烈。赵尚志,抗日名将,军事天才。在东北抗日战场上,一直有“南杨(靖宇)北赵(尚志)”的说法。赵尚志部队从最初的7人发展到10个师6000人,在数百场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很少有失败的时候,其天才般的谋略,让日军闻风丧胆,发出“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的感叹。
   1942年2月12日,凌晨1时,黑龙江省萝北县,寒风低吼。赵尚志带领他的士兵向梧桐河方向移动。部下刘德山说:“咱到菜园子屋里暖和一下。”又说,“你们先去,我去解手。”说罢,他转身行至赵尚志身后,举起步枪。子弹从腹部穿过,赵尚志立仆在地。毕竟是赵尚志,他操起手枪,甩手就射,刘的头、腹部各中一弹,当即毙命。刘德山,原名刘海峰,黑龙江珠河县(今尚志市)人,老猎手,枪法很好。被日本人收买来刺杀赵尚志。
   赵尚志被扶进附近一个孤独的农家小屋,屋内新婚不久的女主人一时吓懵了。但听说是赵司令,便用结婚缝制的被褥包住赵,并用温暖的手捂着赵尚志被冻得冰凉的手。直到今天,这个已经80岁的当年的新媳妇,还保存着包裹过赵司令身体的被褥在萧索的寒夜里,一队日军和伪警察,在另一个刚从赵尚志身边溜走的汉奸张锡蔚带领下,潜行过来。短时激战后,赵昏迷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爬犁上, 他说,“只想死在千军万马中,没成想死在刘炮(刘德山)手里。”
   此时,赵才知道,此行自己身边的5个人中,就有两个是汉奸。2月12日上午,在受伤8小时后,赵尚志牺牲。日军叫来了已投降日寇的原东北抗联第九军军长李华堂辨认尸体。李华堂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曾经非常崇拜的赵司令。尽管有很多日本人跟着,他还是哭了,大声喊:“司令,你也这么着了吗?你也这么着了吗?”他嚎啕大哭,被日本人强拉了出去。
   不仅是杨靖宇和赵尚志,曹亚范、魏拯民等重要将领也多牺牲于叛徒出卖。
   造成这种局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抗联部队成分复杂。外敌入侵,血性男儿大多揭竿而起。有的抵御外辱,复兴中华;有的打家劫舍,自谋生路。这里有溃散的东北军,有占山为王的山林队,有杀富济贫勇士,也有战场倒戈的伪警察……可以说鱼龙 混杂。由于战斗频繁,部队没有太多的时间改编和休整。
   二是抗联生存条件恶劣。当时的抗联将士,大多数人是懂得为正义、为祖国而战的,但其中也有些当兵为吃饭,以图生存的人。战乱社会,所有生活物资都控制在“军阀”和部队手中。平民若想不被饿死,当兵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一旦部队物资断绝,食不果腹,这些为谋生存的人就会发生动摇。
   三是,一些人思想信念不坚定,缺乏克服万难,不怕牺牲的精神和坚持斗争到底的坚强意志。在最需坚持之时,丢弃革命志节,思想发生裂变而投降敌人。抗联后期发生的不少投抗敌叛变的情况,大多与上述原因有关。  
   而抗联最终失败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以下五点:第一是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势力本来就小。中国共产党开展游击战争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根据地原先的群众基础和地下党发展情况。如果当地原先党组织很不健全而统治者又建立了相对稳定的秩序的话,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根据地是难于上青天的事情。整个东北在1931年的时候总共只有2000左右的共产党员,三个省加起来还不如一个刚刚遭到重大打击的湖 南,其党员分布密度之小可想而知。所以中共在东北三省只有一个省委。在东北农村,中共的势力就更微弱了。总而言之,在东北试图开展像日后华北这样的农村游 击战争,其基础无论如何是太虚弱的。几乎就在日军发动9。18事变占领东北的同时,中共满洲省委就遭到一次灭顶之灾。 1931年11月,关东军大举搜捕共产党,将满洲省委几乎一网打尽。如此雪上加霜,使得中共在满洲的势力更加弱小。而直到1932年1月,新成立的满洲省委才第一次开会。而且这样一来多少使得东北共产党的抗日活动受到了一定的迟滞。在有的时候,这种迟滞也是要命的。
   第二,东北共产党没能抓住日军占领初期的有利时期抓紧开展活动扩大基础和势力。就拿关内八路军为例,日军刚刚占领的时候,还没能建立有效统治,占领区一片混乱,就在这个时期,八路军抓紧时间发展势力建立根据地。从1937年出征, 到1938年底的时候,八路军已经由4万左右激增到22万人之多。等到1940年百团大战后日军发现共产党的游击队构成真正的威胁时已经来不及了。八路军 已经发展到了四五十万人,而民兵、儿童团等组织组成的根据地全方位联防也已经具备相当规模,仅凭有限的日军已不可能扑灭燎原大火。对于 东北战场来说,其实也出现过类似的机会。关东军最初对民间的抗日武装并不很在意,用于对付的只有3万日军,最多再加3万伪军。而东北抗日的义勇军一度发展到30万之多。当时日本还没有建立有效统治,秩序完全没有恢复,老百姓对异族入侵极其反感,抗日情绪高涨,是抗联发展军力的黄金时期。但是东北由于满洲省委遭到关东军的粉碎性打击,花了好一段时间进行恢复,因此在好几个月之后才正式开始武装抗日的行动。抗联最早的武装,即赵尚志带领的巴彦游击队(这是由赵尚志先投奔后再在里面发挥影响最后取得领导权的队伍。这是东北抗联的悲哀之一,由于东北缺乏共产党的现成武装,所以很多抗联的武装都是派人去说服原有的山林队、义勇军、土匪胡子听他们领导,所以其根基不如关内八路军那么牢)。而日后的抗联第一路军总指挥杨靖宇则直到1932年11月才去南满开展工作。直到1933年5月满洲省委扩大会议才决定团结各种抗日 力量,收编和改造抗日义勇军。但是此时的义勇军已经走到了末路(义勇军没有统一指挥,胜则聚,败则散,兴起快,失败也快),即将退出抗日舞台了。日本和伪满洲国的统治秩序已经开始建立起来,抗联发展的大好时机就这样失去了。
   第三,东北抗联对根据地建设不够重视。这点其实不能怪抗联。抗联奋斗的时期,当时对工农武装割据的理论和实践都还很不成熟。尤其对于如何在农村建设根据地,抗联基本上是一头雾水。看看抗联的领导人也大致能发现这方面的弱点。周保中,早年参加云南护国军,参加过北伐,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被送往苏联学习军事,日军占领东北后被派往吉林组织抗联。赵尚志,1925年入党,同年进黄埔军校学习,后被奉军两次逮捕,9.18后才被营救 出狱组织抗联斗争。带有传奇色彩的女英雄赵一曼则是苏联留学出身。他们都没有在农村建立根据地的经验(这在苏联是学不到的)。唯一有点农民军事经验的是杨靖宇,1927年曾经组织过农民运动,1929年被派往东北工作。但是杨靖宇也只是组织农民运动,并没有成熟的建立革命根据地的经验。因此,抗联对根据地建设方面抓得不是很紧。为了避开日军,抗联选择在深山密林中建立基地,而比较少在群众中开展工作,没有像日后华北那样如此大规模建立放手发动群众进行联防的那种根据地,更不用说开展减租减息和建立三三制民主政权了。而面对日伪着手建立 “集团部落”时,由于缺乏足够牢固的群众根据地,抗联对此一筹莫展,而阻挠的行动似乎也比较消极(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抗联本身实力就很小,不足以有效阻止 日伪大规模的“归屯并村”行动)。等到“集团部落”建立起来,农村的老百姓基本上都被关进这些“人圈”里面,与抗联的联系被切断以后,抗联真正的噩梦才开始。大家皆以抗联战士在天寒地冻之时“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为苦。殊不知这对抗联来说已是天堂也!在“集团部落”普遍建立后,躲藏在密林中的抗联战士甚至在三九天滴水成冰的夜晚也不能生火!因为一生火附近的日军碉堡就会发现有人在“集团部落”之外活动,大军立至。 游击战所侍者无非人民,游击队与老百姓的关系是龙与水的关系。龙,“其得水,变化风雨,上下于天不难也;其不及水,盖寻常尺寸之间耳”。东北抗联被日伪 “归屯并村”的毒计所害,与人民割裂开来,其下场可想而知。虽然我们听过很多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给抗联带食物的动人故事。但是毕竟无法让一支军队完全靠老 百姓崇高的思想觉悟来生存啊。日后关内新四军和八路军就吸取了这个教训。1943年,江淮日伪苦于新四军来去无踪,决定进行“清乡”,完整统计各占领区的 户口,并花九牛二虎之力从江南运来500多万毛竹准备建造篱笆将村子都围起来,模仿东北的集团部落。7月,新四军果断出击,乘日伪之隙将所有篱笆收缴来付之一炬;日伪前脚登记了户口,新四军后脚就赶来把帐册烧的精光,令日伪劳而无功,欲哭无泪。如此,江淮地区始终无法建立日伪的有效统治,无法将人民与共产党游击部队隔离开来,因此也就无法像在东北消灭抗联那样在江淮扼杀新四军。
   第四,西征的决策。西征的决策是否错误,其实值得商榷,但是西征使得抗联损失巨大却是不争的事实。1936年,可能是因为原先活动的地区收到压制生存困难,诸路抗联纷纷向西迁徙。而且各路抗联都派出了最精锐的主力试图打通西征的道路。杨靖宇派出自己最强的两个主力师,周保中派出四个军中最强的第四军和第五军,李兆麟派出了第三路军中最强的3、6两个军。6月,西征军小胜,但是日军大军云集,西征军不得不退回原处。11月底,杨靖宇将整个第一路军的所有战马都拨给西征部队。 西征军长驱到达辽河,谁知撞上百年不遇的倒霉事——12月的辽河竟然没有封冻!西征军大骇,被日军追兵追上,伤亡惨重。1938年6月,第二路军的第四军西征,沿途损失惨重,到12月,整个第四军全军覆没。只有第三路军分两批西征,走小兴安岭,故幸未遭遇日军,但是沿途冻死无数抗联战士。西征将抗联主力部队置于无后方作战,孤悬敌占区的危险局面,如果西征大获成功,或许就无可指摘,但是现实是抗联主力在西征后损伤太重,而且显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因此西征对抗联的失败难辞其咎。
   第五,抗联生存环境的恶劣与关东军的强大。抗联活动的地区是中国东北的森林不同于越南的森林,在越南的热带雨林,高手甚至只用一把小刀就能生存。而东北的森林纬度高,温度低。尤其在冬天的夜里,简直非人世所堪(而抗联还不能生火!)。曾经有人说中国华北平原不太可能展开游击战,理由第一是平原地形,第二就是说华北在秋冬时期太过寒冷,游击队难以户外活动。华北尚且给人如此印象,东北可想而知。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让大家想象在东北的深山密林中打游击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日军对已经基本失败的抗联进行最后的讨伐,杨靖宇和600多人的日伪讨伐队在山林中周旋。讨伐队后来说,这个近两米高的大个子杨靖宇,跑起来像鸵鸟一样快,跑步时双手摆动过头顶。最终600多人的讨伐队因为冻馁、死伤、疲劳,大量的掉队,最终只剩下50人。这恐怕是世界军事史上罕见的记录了:一个人活活拖垮一支讨伐队。吃饱穿暖的日伪讨伐队尚且如此,可见抗联英雄在密林中坚持的是怎么样的一种非凡、超乎人的想象的艰苦斗争。另外,抗联面对的是日军军中王牌关东军。关东军当初是为了防备苏联而驻扎东北的,其装备训练都比关内日军要强很多。抗联面对的敌人是如此凶恶,而自身又有上述一些因素,失败实在很难避免。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