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矿务局通哥的博客

通哥祝朋友们心想事成

 
 
 

日志

 
 

煤老虎陈雪枫的末路【中】  

2016-05-29 14:32:37|  分类: 【贪官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传落马已两年

2011年1月,首届(2010)河南经济年度人物评选活动中,陈雪枫当选为年度经济人物。评选组委会给陈雪枫的颁奖词是:“十年剑化作英雄胆,敢闯龙潭,勇踏虎穴;五百强只当闲庭步,站稳中国,问鼎全球。”

当晚,从颁奖嘉宾龙永图手中接过奖杯的,并非陈雪枫本人,而是由河南煤化集团党委副书记谢金朝代为领奖。众人颇为疑惑,与媒体界关系良好,向来喜欢高调宣传的陈雪枫为何会缺席这种场合?他还有什么重要事情?

四天后,答案揭晓。在河南省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陈雪枫出任河南省副省长,分管工业与安全生产。

一名熟悉河南政情的人士介绍,关于副省长的竞争颇为激烈,有一名候选人已在正厅位置上待了十多年,先后在两座城市担任过市委书记,呼声一度很高。陈雪枫最后能胜出,外界略微惊讶。

据知情人士介绍,为了竞争副省,陈雪枫曾展开密集的公关活动,其手笔之大,令外界叹为观止。陈雪枫拨出几千万的广告费,河南高速公路的户外广告牌、电视、报纸上全是河南煤化集团的广告;郑州新郑机场黄金位置的广告牌,也长期被该企业占据。“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企业营销费。但像河南煤化集团这种能源企业,又不是经营生活日用品的,有必要这样铺天盖地投广告吗?加上时期敏感,外界自然会做联想。”

一名河南煤化集团内部人士介绍,大规模的扩张带来消化不良,除了永煤集团外,许多兼并进来的企业效益比较差,居高不下的收购金额也令外界质疑。“当时就有一种说法,认为陈雪枫高价收购一些企业,除了自己得了好处,也是在做人情。”

步入政坛之初,陈雪枫依旧保持着强势作风。上任两个月后,在主持全省工业会议时,陈雪枫脱稿讲话:“上任了一段时间,一些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找我,说在市长中几乎排名都是比较靠后,手里没有人事权和财权,说话没有分量。大家都别说了!在副省长排名中,我也是最后一名。我们都一样,只有把工作做好,才会有人听你的,急不得。”

仅用两年时间,在副省长中排名末尾的陈雪枫便担任省委常委,同时兼任洛阳市委书记。官阶提升的同时,各种不利于陈雪枫的消息也开始流传。

伴随“黄金十年”的落幕,煤炭价格跌落谷底,之前被高速发展所掩盖的贪腐问题逐渐暴露。义煤集团董事长武予鲁,郑煤集团董事长孟中泽先后被查,甚至陈雪枫的副手,河南煤化原副总郝林杰也因贪腐获刑。身为河南煤炭行业曾经的“带头大哥”,几乎每一次有煤炭大佬倒下时,就会有不利的传言指向陈雪枫。

据媒体报道,2014年,河南官场就曾传出“陈雪枫即将被查”的消息。

被传要落马的两年来,陈雪枫脸上少有笑容,人也苍老了许多。对外的说法,当然是洛阳的经济发展压力大,陈雪枫操碎了心。他接手的时候,洛阳GDP增速在全省排倒数第二,现在到9%,重回第一阵营。

所有传言,在2016年1月落地。昔日的干才成为今日的“新年首虎”。

一名河南媒体人表示,以陈雪枫的能力,算得上“能吏”,但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让他有些飘飘然。在企业时,他自认为本事大,贡献多,以一人凌驾在组织之上,重大决策个人说了算,监督机制在他跟前成了摆设,走上了严重违纪的不归路。“他的经历让人唏嘘,惨痛的教训更值得后来人汲取。”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煤炭行业的整体性亏损,既有大环境的原因,也和前些年的粗放式发展有关。比方说整合过程中一味贪大求快,到最后消化不良。

兴起与败落,“黑金江湖”这10年

始于2002年的中国煤炭行业“黄金十年”,令众多煤炭企业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在“黄金十年”中,真正执牛耳者,绝非暴发户式的煤老板,而是来自煤炭资源大省的省属煤炭集团。

过去一段时间,尽管一些煤炭民企凭借极尽奢华的烧钱方式占据了媒体版面,但无论企业规模还是经营业绩,他们远无法与那些省属煤炭集团相比。这些根正苗红的国有大型企业,动辄拥有数万员工,上千亿的资产。

比如,煤炭资源大省山西与河南,先后组建起七大煤企与五大煤企。巅峰时期,山西七大煤企与河南五大煤企均贡献了全省近七成的煤炭产量。甚至连煤炭资源并不算富集的云南,也通过战略重组,组建起云南煤化这样的大型国企。

“黄金十年”谢幕,雪崩式下跌的煤价,令这些大型煤企陷入巨亏泥潭。反腐之势雷霆万钧,昔日被高速发展所掩盖的贪腐问题渐渐暴露。10年间,不少煤企经历了从兴起到落寞过山车似的过程。

“煤老虎”们的发家史

在煤炭行业内,人们通常将同煤集团、山西焦煤、 晋能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山煤集团统称为山西七大煤企。河南五大煤企则是指:河南煤化集团、平煤神马集团、郑煤集团、义煤集团、神火集团。

这些大型省属煤炭集团,不仅在地方呼风唤雨,甚至放眼全国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名煤炭业内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山西与河南分别是中国煤炭产量最大的省份之一,把山西七大煤企与河南五大煤企合在一起,几乎就能支撑起全国煤炭产量的半壁江山。

这些大型煤炭集团,无一例外都脱胎于历史悠久的老国企,并在“黄金十年”中依托行政资源,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

一名业内人士介绍,“黄金十年”的开始阶段,随着煤价飞涨,各地的中小煤矿遍地开花。这种局面,既不利于形成规模优势,更使得矿难频发,安全生产形势异常严峻。于是,山西、河南等省相继启动“煤改”。

“煤改”的初衷之一,就是让中小煤矿走入历史,将资源集中到省属大型煤炭企业。山西的七大煤企与河南的五大煤企,都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肩负着整合当地中小煤矿的重任。

“煤改”的效果立竿见影。矿难发生率大幅下降,被政府确定为收购主体的大型煤炭集团急速膨胀。山西七大煤企之一的晋能集团,“煤改”中整合煤矿110余座,储量达到95.6亿吨。煤炭产量从2009年的几百万吨暴涨至2013年底的6000多万吨。

居高不下的煤价以及极为强势的扩张,让省属煤炭集团的负责人拥有了超乎寻常的权力。腐败的隐患由此种下。部分大型煤企的负责人,也逐渐成为盘踞一方的“煤老虎”。

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在一次调研座谈会上指出,山西出现系统性、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主要发生在煤炭及相关领域。

不少煤企开始介入政商两界非法利益格局中。据媒体报道,已落马的山西前纪委书记金道铭的情妇胡某,在开发太原南中环著名的楼座“双子座”时,空手套白狼,利用某国企提供的5亿资金完成项目,后又把该楼盘高价卖给七大煤企之一的晋煤集团。项目完成后,胡某坐收暴利。而在整个腐败链条中,晋煤集团扮演了最后“买单者”的角色。

坐拥资源的煤企的负责人还另有所图。2011年1月,就在时任山西潞安集团董事长任润厚当选山西省副省长的同一天,河南煤化集团董事长陈雪枫亦当选河南省副省长。两人同为大学校友,分别执掌大型煤企,并同时完成带病提拔。二人的高升,一度被外界解读为“煤老虎”们政治实力的展现。

“靠煤吃煤”致乱象丛生

在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不少大型煤企享受到了发展红利。但在这个过程中,煤企创造的巨额利润为众人觊觎。一些煤企包括高层在内的管理人员常利用自身行业特点,靠煤吃煤,以煤谋私,造成了煤炭行业乱象丛生。

靠煤吃煤的手段,大致有三类。

第一类便是利用煤价双轨制的价差。据了解,此前煤价实行双轨制,部分大型国企的煤一直没有调价,而地方涨价了。比方白培中执掌的山西焦煤,价差最大时比地方煤价每吨要低几百元。

“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一名熟悉煤炭行业的人士介绍,从2002年开始,中国煤炭行业步入“黄金十年”,煤炭供不应求,煤价一飞冲天。这时,谁能利用双轨制,从大型国企拿到低价煤,一转手就是暴利。

此外,利用“煤改”的契机,高价收购私营小煤矿,也成为大型煤企负责人的敛财之道。

大型煤企肩负着牵头并购小煤矿的重任,地位十分显赫。那些指望高价出售手中煤矿的煤老板,自然会想方设法和七大煤企负责人拉近关系。据了解,晋能集团原董事长刘建中落马,就是因为和号称山西首富的煤老板张新明关系密切。

一名煤炭业内人士介绍,一些国企高价收购的煤矿根本是垃圾矿,完全不具备投产条件,有的甚至买回来后就直接推掉了,压根儿没有生产过。

最后一种敛财之道,就是与小煤矿签订虚假的购销合同。

“煤改”过程中,有些煤老板希望高价出售煤矿,回笼现金,也有人还在坚守。这些坚守的中小煤矿,必须符合一定标准,比如与大型焦煤厂签订有购销协议,以此证明自身实力,不列入被收购的范畴。能否与大型煤炭企业签署类似协议,保住自家煤矿,当然得看大型煤企一把手的态度。河南义煤集团董事长武予鲁,据传就曾利用这种购销协议,帮助与其关系密切的煤老板保住煤矿。

转型路漫漫

对“煤老虎”而言“好景不长”——自2012年6月起,中国煤炭价格持续走低,煤企的“黄金十年”宣告终结。山西省统计局官网2015年报告称,山西煤炭价格自2012年6月以来已连续30个月下降,五大煤炭集团的价格已拦腰减半,煤企步入以量换价的尴尬境地。

十八大后反腐之势雷霆万钧,打开了山西、河南等省“黑金腐败”的口子。截至目前,山西七大煤企共倒掉了8名正职领导;而河南五大煤企中,亦有3名一把手落马。

与此同时,在煤炭行业的严冬中,包括山西七大煤企、河南五大煤企等在内的大型煤炭集团,均陷入巨亏泥潭。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煤炭行业的整体性亏损,既有大环境的原因,也和前些年的粗放式发展有关。比方说整合过程中一味贪大求快,到最后消化不良。陈雪枫执掌的河南煤化集团,吴永平执掌的同煤集团,当初的效益都不错。可一番扩张之后,产能暴增,收购来的煤矿效益却很低,甚至拖累了原企业。

“一些煤企之所以困难重重,还有一个原因是,许多煤企落马高管心思不在经营上”。这名人士介绍。陈雪枫、任润厚为了晋升副省,大搞面子工程,收购了许多效益低下的煤矿,背上沉重负担。煤企之间以及企业内部,常因为个人仕途斗得不可开交。

白培中与刘建中都出身于山西焦煤旗下的霍州矿务局,两人年纪相仿,能力在同僚中均算出众,彼此视为竞争对手,是出了名的“死对头”。为了争夺山西焦煤董事长的宝座,两人爆发过激烈冲突。如今,两人均已接受组织调查。

据当地人士介绍,当初闹得满城风雨的白培中家被劫案,也有对手推波助澜的成分。作风霸道的白培中招致一些人的不满,加之他极有可能晋升副省长,招致许多不满。劫案发生后,有人故意走漏消息,使得事件迅速发酵。

山西的部分煤企正是在这样的畸形环境中,狂飙猛进了10年。不过,如今许多煤矿工人已没有议论落马高管的兴趣,他们更在意的是,2016年的春节假期究竟有多长?

长期以来,中国的很多煤矿工人并不能享受正常的休假制度,即使在中国人最重要的春节假期也需工作。如今煤炭产能严重过剩,煤炭工人的休假也有望得到保障。1月27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还专门为此发了倡议书。

一名煤矿工人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煤矿,不仅会保障职工的春节假期,甚至节后何时复工也未确定。“领导说等通知再来矿里。”

回顾部分煤企的兴起与暂时的落寞,有业内人士感叹,借助“黄金十年”,这些省属煤炭集团大多跃上了千亿级平台。但规模扩张的背后,实则有虚胖的隐忧。如今潮水退去,真正到了修炼内功的时候。

“这些大型煤企如今处于阵痛期。除了要肃清腐败的影响,其如何扭转亏损,转型升级?这条道路将更加漫长。”该人士说。

与其他领域的落马者相比,“煤老虎”的崛起和败落,与时代、地域的联系更加紧密。他们强势霸道,却往往能步步高升。他们靠煤炭积累了丰富的政商资源,周旋于官、商、黑社会之间。他们的管理及贪腐行为,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