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哥的博客

通哥祝朋友们心想事成

 
 
 

日志

 
 

煤老虎陈雪枫的末路【上】  

2016-05-29 14:37:06|  分类: 【贪官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始于2002年的中国煤炭行业“黄金十年”,让国有煤企迅速壮大。10年后,当这些大型煤企陷入巨亏泥潭,昔日被高速发展所掩盖的整个行业的问题更为集中地暴露出来。

这个行业内赫赫有名的“煤老虎",有着怎样的性格特征,是怎样攫取经济利益和政治红利?10年来,整个煤炭行业究竟出了哪些问题,又如何破解它所遭遇的腐败困局?

2010年开启的“煤改”大幕,让陈雪枫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一名煤老板介绍,河南“煤改”的政策相对比较灵活,“只要陈雪枫一句话,同意把收购政策放宽一些,出售煤矿的煤老板就能因此多获利几千万。”

“雪”吹“枫”落,昔日干才成“新年首虎”

寒潮来袭,中原大地笼罩在一片白雪皑皑之中。“雪”吹“枫”落,更成为河南官场人士近期热议的焦点。

“雪”吹“枫”落,说的便是陈雪枫。2016年1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陈雪枫的经历,几乎可以用传奇来形容。这个出身贫苦,两岁丧母,吃百家饭长大的农家子弟,日后成为河南最大国企的掌门人;在陈雪枫任上,企业由全省第二亏损大户,成长为世界500强,省领导称赞他是“河南省真正的企业家”;他首次提出“标煤”概念,影响了中国煤炭工业,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称为煤炭计量史上的一次革命……

这样一个干才,最终却倒在了自身的贪欲之下!陈雪枫落马后,当地媒体人发出这样的感叹——雪之白,本容不下任何污垢。精诚清白一时易,奉行不懈难上难。

贫苦出身的农家子弟

1958年,陈雪枫出生在河南杞县的一个小村庄。陈雪枫的年少时光,始终与贫穷相伴。两岁时母亲过世,家里竟然连办后事的钱都拿不出。遗体在路边摆了两天,后来还是靠着乡亲们的接济才入殓。

与许多逆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类似,陈雪枫性格倔强,更拥有出人头地的强烈愿望。

1975年,17岁的陈雪枫参加工作,成为了一名煤矿工人。两年之后的1977年,他考入中国矿业学院(现为中国矿业大学),就读于选煤专业。一名熟悉陈雪枫早年情况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陈雪枫刚到煤矿上班那会儿,矿上领导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给了他特殊政策,白天可以少干点活,集中精力复习。陈雪枫却婉拒了领导好意,“家里穷,多干点活,才能多寄点钱回去。”

1982年,大学毕业的陈雪枫放弃了留在设计院的机会,主动申请回到矿区,成为了义马矿务局观音堂矿的技术员。仅用3年时间,他就出任观音堂矿洗煤厂厂长,并成为河南煤炭系统的青年标兵。此后,他逐级升迁,历任副矿长、矿长、义马矿务局副局长、鹤煤集团总经理等职务。

若干年后,陈雪枫曾在一场与青年职工的座谈会上,谈及自己的早年经历:“人家都说煤矿工作苦,我却觉得一点也不苦。在家里,我连饭都吃不饱,到了矿上,起码都能吃饱饭。吃百家饭长大,我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只有看别人的脸色,让别人开心了,人家才能赏你一口饭吃。用这种心态去对待周围同事,就没有处不好的关系。”

2000年,陈雪枫由鹤煤集团总经理调任永城煤电集团总经理。此后的11年间,陈雪枫将这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带入世界500强,“永煤现象”成为河南工业战线的一面旗帜。当陈雪枫站在镁光灯前,收获一次次荣誉时,人们都会说:“陈雪枫成就了永煤,永煤成就了陈雪枫。”落马后,外界也普遍认为,创造永煤辉煌的背后,陈雪枫已滑落至腐败的危险地带。

“永煤现象”

关于陈雪枫在永煤的事迹,外界的报道很多。2006年,《河南日报》曾经连发8篇报道,全方位介绍“永煤现象”。河南的商界、学界曾展开有关“永煤现象”的大讨论。

根据公开报道,陈雪枫履新永煤之初,企业亏损1.2亿元,负债率高达98%,成为全省工业企业第二亏损大户。到了2006年,永煤一跃成为年产值突破200亿元的“工业巨人”。

2008年,以经营效益最好的永煤集团为主体,河南省内多家煤炭企业完成战略重组,成立河南煤化集团,陈雪枫出任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此后,河南煤化集团胃口大开,吞并多家国企,涉及多个板块。“企业重组600天,资产增加600亿”,平均一天增加一个亿。河南煤化也因迅速膨胀的资产而跻身世界500强,一度排名在联想之前。

一名河南煤炭业人士介绍,陈雪枫是个好出风头的人,外界也有意把他树立为典型,因此各种报道中,把他在永煤的事迹吹得神乎其神。“但是,我们不应忽视一个大的背景。陈雪枫执掌永煤与河南煤化的时间,几乎与中国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重合。在这十年中,煤炭价格疯长。在2002年,每吨煤炭的坑口价不过数十元,短短数年之内,竟直逼千元大关。”没有这个背景,陈雪枫不可能取得这些成就。

“当然,陈雪枫也有其过人之处。‘黄金十年’中所有煤企的效益都在增长,但永煤的成长速度却是别人的几倍乃至几十倍。”上述人士说道。

一名前永煤集团的处级干部认为,陈雪枫早年在矿井里待过,熟悉基层情况。他刚到永煤不久,就提出改变工艺流程,而且是用看似落后的工艺技术替代先进技术。当时反对的声音不小,认为他在开倒车。但陈雪枫认为,企业需要的不是最先进的技术,而是最实用的技术。后来的事实证明,陈雪枫的判断是正确的,煤矿产量大幅提升。

陈雪枫在管理上也有一套。永煤的一线矿工,根据完成工作量的不同,收入可以差两三倍。到了处级干部,依据业绩考核,收入差距竟然高达20倍。这在其它的老牌国企,几乎是不敢想象的。

有关陈雪枫的两段故事,在永煤流传甚广。一个说他身为正厅级干部,亲自去客户那里推销煤炭,等了4个小时,最后只见到一个副科长。另一个说他为了争取与宝钢合作,一个人喝下一瓶半白酒。

河南煤炭的“带头大哥”

执掌永煤的前几年,陈雪枫保持了一个习惯,每年都会下井几次,与工人们一起劳动。有一次,他曾在井下待了整整两天。直到今天,还有永煤的职工认为:“哪怕是作秀,一个正厅级领导到井下待两天,和矿工同吃同劳动也不容易。”

在陈雪枫执掌企业的后期,这个习惯渐渐被丢弃。他离基层越来越远,脾气却越来越大。陈雪枫本就是作风强势的领导,在企业里说一不二。到了后期,伴随经营业绩的提升,俨然一副老子天下第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势。

有永煤的职工介绍,陈雪枫对基层员工通常还比较客气,对处级干部,就像老师教训学生,对副总,就像亲爹骂儿子。曾有一名副总,被陈雪枫骂得受不了,顶撞了两句,结果不到两个月就被赶出公司。

有一年在永煤的职代会上,几名职工代表临时动议,说您是企业的大功臣,是几万职工的衣食父母。不能光看着您给职工颁奖,我们全体职工也要给您颁一个特别奖。后来,陈雪枫真还接受了职工的颁奖,并把奖杯放在办公室。

一名永煤的干部介绍,提议给陈雪枫颁奖的职工,或许是真实情感的流露。但此后,企业中也出现了一种不良倾向——从上到下,变着方地吹捧陈雪枫,几乎到了令人肉麻的程度。陈雪枫的父亲中风瘫痪后,每隔一段时间要住院治疗。有些永煤的处长,来到陈父的病榻前,就像见到自己亲爹一样痛哭流涕。

陈雪枫的生母很早过世,他与继母的感情一直很好。甚至去外地出差久了,还会带继母同行。一名永煤的职工表示,陈雪枫是苦出身,发达后想着尽孝是好事。但出差期间还带着继母,甚至安排下属陪继母去当地景点旅游,总归影响不大好。

在这种环境下,陈雪枫在永煤已是不折不扣的一言堂。好几笔涉及金额数千万的投资,他没有给班子成员打招呼,一个人拍板就决定。事后开会,班子成员也没人提出异议,甚至众口一词称赞陈雪枫当机立断,提高了决策效率。

2010年开启的“煤改”大幕,更让陈雪枫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在一些中小煤矿经营者眼中,“煤改”就是以省属五大煤企为龙头,兼并收购小煤矿。陈雪枫执掌的河南煤化集团,又是五大煤企中实力最雄厚者,他本人被誉为河南煤炭的“带头大哥”。

一名煤老板介绍,河南“煤改”的政策相对比较灵活,既可以把矿全部卖掉,也可以引入国有资本后,私人继续持有一部分股权。总之要和具体的收购方谈,“在商言商,我们既然是卖东西,自然希望越贵越好。”此时,收购方的态度就很关键。“只要陈雪枫一句话,同意把收购政策放宽一些,出售煤矿的煤老板就能因此多获利几千万。”

大大小小的煤老板,此刻无不以巴结上陈雪枫为荣。有人曾经找到陈雪枫的老乡,提出只要安排双方见面,吃上一顿饭,不管能否争取到优惠政策,都要酬谢这名老乡两万元现金。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